“提速”請讓我感到 “降費”請讓我看到

2016-05-17 19:00 來源: 新華社
【字體: 打印

新華社北京5月17日電(記者 高亢、劉碩、郭靖宇)我國網絡提速降費實施一年,資費降了多少?網速又提了多少?面對運營商的成績單和官方的數據,消費者說:“提速”請讓我感到,“降費”請讓我看到。

資費降了多少?

近日,三大運營商秀出提速降費成績單:截至2015年底,中國移動全年手機上網資費較2014年下降43%;中國電信流量平均資費同比下降31%,有線寬帶單位帶寬價格下降58.8%;中國聯通移動數據流量綜合單價降27.0%,固定寬帶單位帶寬平均單價下降49.6%。

工信部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表示,2015年三大運營商因提速降費少收了400億元,按照13億用戶計算,去年我國平均每人每月省2.6元。

盡管工信部肯定了運營商的工作,但大家最關心的是,這些光鮮的下降比例是怎么算出來的?

先“科普”一下,我國推行的降費是指降低流量基礎單位平均資費,簡單來說就是降低每1MB的移動流量或每1Mbps的寬帶單價,而非直接降低我們通信套餐總體支出費用。

然后再給中國電信算筆賬:以移動流量為例,流量平均資費=全年流量總收入/全年總流量,中國電信去年全年流量總收入為478億元,除以全年總流量55.5萬TB,得出流量平均資費為0.082元。這每MB0.082元的流量平均資費比2014年的0.119元降低了31.6%。而2010年中國電信流量平均資費為每MB0.4元,是2015年0.082元的近5倍。

據通信專家介紹,我國運營商基本都按照此方式計算流量平均單價,固定寬帶平均基礎資費基本也采用類似的方式計算。

網絡覆蓋和網速提高了多少?

四川省北川縣安昌鎮雙福村位于大山深處,海拔1700米。據村委書記何永發介紹,以前村民看電視只能用簡易的衛星鍋蓋,電視經常滿屏幕雪花,自從去年中國移動在村里通了光纖,村里268戶基本都辦理了業務,送高清iptv盒子,政府補貼46%的費用后,每戶居民只需交50多元即可使用3個手機號碼共享2GB流量和20Mbps光纖寬帶。

成都市民梁冷是四川電信首批1000兆寬帶的體驗用戶,使用光纖高清視頻通話已成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該小區的寬帶實測峰值可達858Mbps,下載一部1.6GB的高清電影僅需半分鐘。

聞庫告訴記者,截至2015年底,全國固定寬帶用戶平均接入速率已超過20Mbps,是2013年初的4倍多。全國光纖覆蓋家庭已超一半,在天津、四川、山東、河南等多個省市地區建成了全光省,其中四川電信用戶平均接入速率已超61Mbps。

據介紹,截至2015年底,我國接入網光纜新建長度達276萬公里,同比增長近三成,光纖長度夠圍地球赤道繞69圈。

然而,家住北京北四環亞運村匯園公寓的王女士,多年來一心期盼光纖寬帶可以入戶,直到目前仍被告知由于小區未覆蓋光纖,無法升級帶寬,只能用ADSL撥號上網,網速與10年前沒有任何改變。

“老舊小區光纖改造工作雖然穩中有進,但依然是光改的巨大困難之一,嚴重影響用戶體驗。”聞庫坦言。

“簽約帶寬和實際可用帶寬的差異也會影響用戶體驗。”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技術與標準研究所副所長熬立介紹,電信企業與用戶簽約的是接入速率,但用戶實際可用下載速率將受到城域網、網間互聯互通、國際出入口、網站服務器等因素影響,往往達不到簽約理論速率。

中國寬帶發展聯盟最新數據顯示,2013年上半年,我國實測用戶可用固定寬帶平均下載速率為2.93Mbps,到2015年,尤其在提速降費實施后,寬帶速率開始呈現大幅度提升,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,用戶可用寬帶平均下載速率從4.25提升至9.46Mbps。

消費者為何感覺不明顯?

國際電信聯盟發布的《衡量信息社會報告(2015)》顯示,我國手機上網價格排名19位(共183位,越靠前越便宜),較美國(68位)及日本(53位)靠前;2016年2月,移動網絡服務分析公司“公開信號”發布的全球移動網絡報告顯示,世界4G網速排名中,中國以14Mbps位列全球第31位,高于日本12Mbps、俄羅斯和美國的10Mbps。

從官方和運營商發布的數據,到我國在國際上各種排名,看著都不錯,可消費者為何感受不明顯?

電信專家分析,首先,降費程度沒有達到大家的期望,市場競爭不充分,個別服務和資費仍偏高;部分業務存在明顯不合理和霸王條款之嫌,服務的限制過多,解釋和提醒不到位,讓消費者錢花的“不痛快”,人們自然對運營商“提速降費”的誠意打了個問號。

消費者對于降費感覺不明顯的另一原因是,我國用戶使用移動流量近年來呈現爆發式增長,在單價降低的同時通信資費的總體支出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。中國電信數據顯示,資費的下降帶來月戶均流量的快速增長,由2010年的100MB增長到2015年的386MB,戶均流量消費支出由2010年的40元/月下降到2015年的31.7元/月,變化并不大。

據《2015年通信運營業統計公報》顯示,2015年,我國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消費達41.87億G,同比增長103%,比上年提高40.1%。月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到389.3M,同比增長89.9%。手機上網流量達到37.59億G,同比增長109.9%。

不難看出,移動網絡接入流量和用戶月均接入流量的攀升,恰恰達成了提速降費“薄利多銷”的目的,公眾已開始越來越習慣使用手機上網、刷微信、玩網游甚至是頻繁觀看視頻,這都是流量消耗暴增的原因和提速降費的成果。

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,提速降費還存不少痛點:我國固網寬帶的門檻依然偏高,普惠群體覆蓋有待提高,尤其是低端用戶;套餐繁瑣,雖然2015年新套餐部分降價了,但絕大多數老套餐資費沒有變化;國內漫游費、長途費標準資費尚存,雖然工信部、發改委下文說自由定價,但運營商并無針對老用戶進行降價。

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馬源建議,提速還需基礎企業加大投資,加快光改進程,進一步提升網絡速率,也需相關部門協調各方配合擴容;降費仍需引入競爭,擴大開放市場,增強活力,同時加強行業監管,推動企業簡化套餐,明碼標價,提升服務水平,讓用戶明明白白消費。

聞庫認為,提速降費好比一個剛出生的孩子,人們期望很高,恨不得孩子一下就長成一米八的大個兒。然而,提速降費不會一蹴而就,而是一項長期且意義深遠的工作。“隨著中國電信和聯通的4G基站建設增速加快,將加劇電信市場競爭,今年資費還會下降。”聞庫說。

【我要糾錯】 責任編輯:姜晨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 頂部